我爹怕是个竿子

石男的儿砸是一个连雪都想吃的大吃货

《紫原君,在实习公司骗吃骗喝》

*这个在实习公司骗吃骗喝的人其实就是我,只是想写下来的时候觉得这个更适合紫原hhhhhh于是就…这么写出来了_(:з」∠)_第一次写黑篮紫赤同人…emmmm其实当时看的不算很认真吧orz有bug有ooc…而且很久没写过同人了,大家就随意看看吧【x】
虽然有tbc,但…嘛~总的来说看我的勤奋程度了hhhhh【x】

接下来正文咯~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1.


紫原敦,此时此刻正瘫坐在办公室内的某把椅子上,仰着脑袋发呆,这使得每一个走进办公室的员工第一个看见的便是他那忧郁的下巴。
没错,忧郁的人连下巴都是忧郁的。
好好的夏天,不能躺在家里的地板上看电视,不能吹着空调吃西瓜,也不能中午拉条毯子倒头就睡,这对于任何一个学生来说都是一种折磨。
而对于紫原更甚。

都怪学校要求什么暑期实习…
整个夏天都被毁了啊…

郁闷至极,他掏出了手机打算连上无线网刷一会儿推特刷一会儿LINE。
什么啊…这是什么鬼地方?连无线网都没有?
紫原敦彻底绝望了。

不过紫原也并没有绝望太久。就在带教前辈问了他是读什么专业,而他如实回答“化学”了之后,前辈面露难色道:“呀…你读的专业和我们的工作不是很对口啊…”
你们的环境水务部门已经算是我父母能找到的最对口的部门了…
紫原腹诽道。
没错,实习公司是父母帮忙找的。身为一个大学二年级的化学生,用紫原的话来说就是“能自己找得到实习才怪了呢”。

“嗯…暂时也没有事情能给你做,你就先在自己位置上做自己的事吧。”言下之意即,我看你什么都不能做,讲真我什么也不放心交给你做,你管你自己玩去吧。

“好——那…有事请随时叫我。”紫原拖长了音,慵懒地鞠了一躬,便慢吞吞地挪回了原位。他虽然表情不怎么丰富,但实际上早已心花怒放。

虽然这里没有网,没有西瓜,没有美味棒,没有随时都能躺下的地板,但是还是能想睡就睡啊。
这般想着,他就一头栽在了办公桌上。

早上9:15分,紫原君在实习公司开始睡早觉了。


2.


“…紫原君?…紫原君?”
方才还沉浸在都是美味棒转圈圈的美梦中的紫原被摇醒了。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抹掉了嘴角的口水,他的脑袋以每秒一公分的速度缓慢抬起,又以0.05rad/s的转速僵硬地歪过了脑袋,这时他才看清叫醒他的人是一个女生,女生身后还站着另外几个人,年纪看上去都在二十四五岁的模样。
“紫原君也是新来的实习生吧?一起去吃饭如何?”

这下紫原算是彻底醒了。
“好呀——”边说着他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“走吧。”
这可能是紫原自从踏进这家公司之后说得最精神的一句话了。

接下来,一场不可避免的寒暄开始了,几位实习生开始向他做自我介绍,我叫什么,她叫什么,他叫什么…一通介绍完毕,紫原已经基本忘光了每个人的名字,他只知道每个人都对他说了一句“紫原君,你长得真高,该有两米了吧?”。

“是呢…真高呢…两米到了吗…”结果紫原几乎是把他们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丢回给了他们,似乎很不情愿回答这个问题。大家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,马上又转移了话题。可能是因为紫原的个子,或者是因为他没什么太多表情,大家都有些拘束和小心翼翼。
但实际上并不是紫原不愿意好好回答,而是…
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到两米啊…

“紫原君是什么学校的啊?”
“紫原读的是什么专业?”
“紫原几岁了?”
“紫原还单身吗?”

紫原敦忽然发现,自己刚刚大概是没有睡够,光是把这些穷追不舍的问题一个个答完,他就累得要命,仿佛他要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完了似的。他越走越慢,几乎成了一堵高墙,让原本就有些狭窄的办公室通道显得更拥挤了。

“请问前面的人可以走得快一点吗?你挡着路了,我们有急事。”紫原的身后此时响起了一个清亮却又不失气势的声音。
“…嗯?”紫原侧过了身,只见一团红红的头发从自己眼前飘过。

啊…蕃茄酱君吗?

紫原的肚子突然叫了。


3.


紫原高兴的是,公司食堂的饭菜种类很多,味道也不错,更重要的是身为实习生的他还可以免费吃。
在犹豫吃什么的时候,紫原的眼睛都发出了光来,只可惜另外几个实习生因为身高的原因,根本看不见他那闪闪发光的眼睛。

“阿姨,我要这个…这个…这个…还有…那个,那个…嗯,就这些吧…”
接着他捧着堆积如山的餐盘高高兴兴地跑去找实习生们了,虽然后者完全被他的食量吓到了。
“你…你是打算吃穷这家公司吗?”其中一个男生干笑几声,问道。
“…嗯?很多吗…?”

“呃……”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接话,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开始自己管自己聊起了天,把紫原晾在了一边。与其说紫原不介意自己被排除在了圈子之外,不如说他完全没有精力把关注点放在别人的心理活动上。他所有的注意力全扑在了食物上,或者可以这么说,对紫原而言,现在除了必要的学习与社交之外,他的人生只剩下吃和睡这两样东西了。
吃得不仅是多,而且还快的他马上就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消灭了餐盘上的食物,这点再次令周围的人大惊失色。

怪物啊,怪物。

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更好的词语来形容眼前这个人类了。

“如果紫原君先吃好了的话,可以先上去,不用等我们哟?”
“是吗…行啊…那我先走了,你们慢用…”
紫原算着早点上去就可以早点开始午睡,便心满意足地端着盘子走了。他将餐盘插到了回收车最上排的空档里,离开了食堂开始等电梯。
乘电梯的人不少,但他也不急,只是慢慢地跟在后面排着队。人一个一个地减少,排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等了近十五分钟了。毫无疑问他又是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。他将这归结于“吃太饱了,血液都流到胃里工作了,所以想睡觉”。

电梯门终于打开了,正巧那一团红色的头发又在他眼前飘了过去。

啊…番茄酱君。

紫原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跟着番茄酱君转了过去,就像一块儿黏糊的吸铁石一样,放不开眼。直到番茄酱君消失在视线他才回过头,看了一眼时钟。

十二点十五分。
所以…番茄酱君一般会在这个时间点来吃饭吗?

于是,自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十二点十五分起,紫原君的人生中好像多了一个在意的东西。


-----TBC-----

评论(7)

热度(20)